菜单导航

摇晃与迭代,是我对2020年时尚业的回顾

作者: GHSYZX时尚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03日 03:47:46

        12月底,魔幻的2020终于即将翻篇。这一年与其说是疫情阴霾笼罩下的“黑天鹅”之年,不如说是”蓝幽灵“元年,来去无踪的病毒以及不确定的态势给上一年度本已呈下滑态势的时尚行业再扇重拳,重重压力之下呈现摇晃业态。这一年对我来说不啻于半Gap年,部分旁观或许更客观。几个片段或几点思考,串联起对2020时尚业的点滴回顾,在过去未去,未来已来的摇晃时代中,找到平静的力量。


疫情,加速时尚旧体系品牌的崩塌


        2020是诸多时尚品牌的渡劫之年,“破产”与“关停”成为它们的现状。从3月份海外疫情开始爆发时,一众奢侈品牌纷纷暂时关闭其生产基地与门店;到4月英国零售商Debenhams申请破产保护(121日进入破产清算阶段);5月美国百货公司J.C.Penney与时尚品牌J.Crew申请破产保护;6月份维秘英国公司进入破产清算;7月美国百年男装品牌Brooks Brother申请破产;再到年底英国高街神话Topshop的母公司Arcadia申请破产(尤记得几年前去伦敦,开在牛津街的Topshop旗舰店是必达之地),一众破产名单不胜枚举。


        这些知名时尚品牌或零售商,近年来受到在线购物冲击影响巨大,而新冠疫情所引起的门店关闭以及封锁限制措施则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大型品牌或零售商破产所对应的是数万个工作岗位以及供应链上数百万工人的失业,其处于各大热门街区庞大的物业组合,全球供应链,受影响就业岗位对整个行业的冲击是巨大的。


        疫情同样加剧了国内市场时尚品牌的关停,从年初真维斯、拉夏贝尔子公司杰克沃克进入破产程序,到Esprit、艾格服饰等破产清算,再到诸如Old NavySuperdry等一众海外时尚零售品牌退出中国市场,同样不胜枚举。而国内时尚产业更大主体是由小微型企业组成,疫情的冲击更是致命的。自2016年以来,据仲量联行数据显示,每年就约有59.7万平方米商场悄然关闭,这一趋势几年来一直在延续。而城市的去中心化让曾经最热闹的商业中心或购物街区也可能门可罗雀,从长乐路,巨鹿路、进贤路到田子坊,更多时尚店铺在2020年默默关店了。联系一位久不见面的自创设计师品牌朋友,他用“咬牙切齿撑着”形容,但最终他还是放弃了坚持近10年的门面,转战远离市区的工作室。


        垮掉的企业并不能把矛头都指向“疫情”,有些亏损的局面是由来已久的,是零售与时尚体系转变之下的举步维艰,但疫情起到了加速剂的作用。疫情将整个时尚产业带到一个拐点,这里意味着旧体系的崩塌以及前路的不明。如何短期内降低风险、应对不确定性,长期着眼于整个价值链并追求有意义的变革与重建成为摆在每个时尚品牌面前的课题。


摇晃与迭代,是我对2020年...


消费方式的改变与“下沉”


        一场疫情把生活打回原形,让更多人开始具有危机意识,进而引发对消费主义的反思。类似“你是如何践行极简消费主义“的话题在豆瓣拥有极高关注,而削减开支往往是从衣服开始的。另一方面疫情让生活方式趋”宅“,无需外出、社交的生活方式进一步压缩了购买服装的需求。一位长居巴黎的设计师好友经营自己品牌多年,核心产品是小礼服,年中与其通话,感叹今年不再有人需要小礼服,市场需求完全停摆。


        即便人们开始购买衣服消费,性价比也被放到前所未有的重要程度。衣服的普适性放大,时尚性以及风格的重要性在下降(本年度线下时装周的缺席也意味着流行趋势的缺失),人们更多倾向于购买不会过时的基本款以及经典款。


        网上调侃的段子“70后存钱,80后投资,90后负债”不乏现实意义。70后、80后由于消费趋理性以及家庭整体开支的增长,在子女教育、生鲜食材、家居及医美等刚需领域更多支出,导致服饰类消费支出下降比例明显。


        作为渐成时尚消费主力军的90后,由于生活成本上升和疫情后带来的现实“穷”,一度“超前消费”的观念也逐渐改变,变得难以琢磨。有人继续陷于“网贷”中,也有人不再为“品牌溢价”买单;还有人热衷于省钱,成了一名“羊毛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消费呈现出某些“下沉”的倾向。


        另一方面,以兴趣划圈的新一代形成以电竞、二次元、模玩手办、国潮风等不同的圈层文化潮流消费,这些分属于各自小圈层,更注重’取悦“自己的年轻人,生活方式与消费偏好更趋精致、细分,由此不断催生出新晋网红品牌。但随着品牌忠诚度的日趋降低,“品牌”切换周期也是前所未有的快。市场给予网红品牌成长为长续品牌的机会并不多,品牌面对消费者的变化更是不断面临“迭代”。


70后对泡泡玛特看不懂,00后对老牌奢侈品无感。消费圈层代际差异大如鸿沟,破圈很难,时尚品牌“普适性”或“个性化”挑战突围日趋艰难。


摇晃与迭代,是我对2020年...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